数位科技在解决人类的未来问题,但你準备好面对未来了吗?

坦白讲,我并不是个对数位科技一开始就大敞双臂迎接它的人,相反的,由于不够了解以及我的批判性格作祟(这是长久身为传统媒体编辑记者的习性),因此对数位科技戴起了有色眼镜来看待。

不瞒你说,我甚至还曾经一度将所有目前环境乱象的源头通通指向它,像是个卫道主义者般拒绝理解关于它的一切……。

直到BAZAAR经营权转回母公司美国赫斯特集团后,在不得不需同时统整平面杂誌与网路平台后,即便是对数位科技抱持「怀疑论」的我,无论如何都得有将头洗下去的决心。于是,在打开脑子大量吸收新知的必要态度下,我的数位思维也逐渐一点一滴地架构而起。

数位,是个关乎你我未来的方程式

掐指算算日子,从BAZAAR网站筹备期到上线至今,我竟在分分秒秒的BAZAAR网站管理上度过近20个月的时间。说真的,20个月一点都不长,但是我所吸收到的知识与相连接出的观察,却每每让自己震撼不已。

对于网路后台技术端与网路相关用语的「鸭子听雷」,是我初面对数位世界时的最大困扰,甚幺是SEO,甚幺是GA,又甚幺是PV……,脑袋画了一个又一个的问号。

更现实的打击是,原来我认得的Facebook、Google、Instagram虽然都是数位科技中的一环,但是我「自认」了解的环节,经由得到更多正确知识后,才猛然惊醒原来好多的观点不但是末端中的末端(也就是仅在消费者使用的逻辑中打转),甚至还有很多都是错误见解。

像是Like数少就代表影响力低迷吗?点了Like的人真的有好好阅读吗?自己所写的每一则FB讯息会出现在你每个朋友的涂鸦墙上吗?……相信我,当你了解越多时,会发现自己原来知道的是如此之少。我恨不得有一天有48小时或是72小时,来吸收更多的新知、演练与测试,无奈的是,我只有24小时。

「数位科技在解决人类的未来问题」——这是我20个月来的体认。

怎幺说呢?想想看,你我周遭有多少人用智慧型手机、智能家电、上网订购书籍或服饰精品;以及多少人每天在Facebook、IG、Twitter等社群网络上滚来滚去的和朋友互通有无、在YouTube上看影音,或是在Netflex与爱奇艺上追剧、追电影;甚至用Apple Pay、Samsung Pay来做消费时的付费,现金连掏都不用掏。

你我其实早就在不知不觉间走入了数位世界的大门。但是我们的小小脑袋,真的清楚这浩瀚数位世界将掀起的未来变化有多大吗?

数位世界营造出的善与恶

前一阵子你应该对于勒索病毒在全球蔓延的新闻记忆犹存吧,它就像是现实世界中的强盗犯,只是它抢的是你我的个人资安内容,然后再用所获得的资讯来向目标对象进行敲诈。听起来很恐怖是嘛?

这就是数位世界中你不能不知道的知识,知道了至少可以明哲保身,才不会有一天即使足不出户,一朝醒来却发现自己竟然身败名裂,或是家财散尽。

我并非在做恐吓言论,这是数位时代如果你我对数位世界知识薄弱下,可能导致出的一连串惊天噩梦。更别说如果做父母的若完全拒数位科技知识于门外,该如何和出生自数位世界的孩子们沟通呢?

该如何引导数位时代的孩子们免于迷失其中、深陷危机呢?(至少会知道网路上聊天对象的照片可能是有心人作假,或是知道要如何聪明点别随便和一位网路陌生人出去玩,知道如何求证…)

千万别认为我是在告诉你,数位世界里尽是坏蛋这件事。老实说,现实生活中的坏蛋也从来没少过,只是环境在长期的观念疏通下,大多数人累积了许多正确的防範作为,然而却对数位世界里骗子行为的运作模式却认知甚少。

毕竟,数位科技对人类生活的加速度影响也不过在这十年之内向上喷出的。你说,我们不该好好填充数位知识好趋吉避凶吗?

事实上,数位科技真正震撼我心的,是它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依赖它,然后我们也一步一步地被它摆布着。

这摆布不好吗?没有甚幺不好,我甚至认为因为科技的进步、大数据的运用,解决了许多产业人力不足、资源重複浪费的问题。

「病患看护」就是一个极需要科技辅助的产业,若有了大数据和机器人的搭配,病患家属就可以无需因为照护与工作协调的问题,搞得全家人仰马翻、精神焦虑,甚至发生长年照顾之后身心俱疲,酿成杀死病患与自杀的悲剧。

而且,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不但能24小时待命,还能照顾病患与老人们的身心、逗逗他们,即使照料不良于行的病人也能出力出的刚刚好,不会有扭伤腰、手的问题。如果还能巧妙运用在医院,也能调节医护人力工时过长的窘境……,听起来很不错,是吧!

数位科技在解决人类的未来问题,但你準备好面对未来了吗?

你或许会好奇,数位科技为何感觉像是忽然间快速地开花遍地呢?就我观察,它和你我手上的这支小小手机一点都脱不了关係,尤其在智慧型手机到达人手一机后,因应消费者需求下,它一步步入侵且贴近了你我生活上的所有面向,并逐渐改变了你我自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的所有行为。

而它背后的数位思维,如果我们不再加快「接受它」与「适应它」的脚步,你会发现你所认为安稳可以做到退休的工作,忽然会在某一天消失了。

是因为政府太无能吗?企业主太烂吗?其实是数位科技与机器人的搭配,让低阶工作性的内容更适合由他们担任效能更好,因为机器不会累,不是吗?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你想想当Google子公司DeepMind的AlphaGo可以战胜世界棋王,Amazon的无人机运送,Uber无人车的测试,以及超级电脑透过大数据运算能协助律师或医师调阅过往资料,速度既快且精确时……,是不是这类的工作者将被转走呢?

或许你看到这儿不禁害怕,会不会有一天所有人的工作全会被机器给取代了。事实上也不是这样,只是我们得往更新、更具创意的路子去求发展,必须有颠覆过往既定的传统思维、思考逻辑,大破大立的向前走。

「人是具开放性思考的」,这是目前人工智慧所没有的,所以敢学习、敢尝试、敢接纳不同,成了身处数位世界时该有的定见。

面对新的消费者使用行为与习惯,若完全不理会大数据,一意孤行的以旧有经验去落实;或便宜行事地空以大数据作分析,傻傻地不经小数据(依据消费者本身做的细微观察)就进行回应式的执行,两者都将在最后面临东西卖不出去的苦果,时间只是一早一晚罢了。

这或许也可以推估,目前全球时尚产业发展紧绷背后的隐性因由,可能和现今时尚业的製作排程已经过于老旧,必须因应消费者需求着手来一场大革命有关。

「现秀现买」就可以改变吗,我不认为,因为那还是在既定时尚产业逻辑之下所做的权宜之计。我倒觉得Amazon在进行的尝试比较大胆,不但利用Alexa声控机器人蒐集使用者穿着上的喜好数据,还在今年四月取得系统在客户下订单之后,能自动订製并快速生产的专利,也就是未来在Amazon你也可以订製你想要的服饰,是不是听起来不禁会「哇」!

被数位科技扭转的媒体型态

至于,数位科技对我工作上的最直接震撼,是媒体不再是唯一的发声管道。上百年来传统媒体高高在上的地位与态势,随着数位科技的推进,读者们对于媒体的认同进入了重新审视的阶段。

尤其当社群媒体崛起,造就出个人为轴心的自媒体发声权后,只要你有想法、有观点,都能在自己专擅的领域上大书特书,而所拥有的粉丝数与动员粉丝的能力,更不断进逼传统媒体的地位。

尤其,在媒体为了养网站流量,求快、求多的发文数,却无法求更多人力支援的情况下,当文章的可读性与观点不足时,是不是反而「敢讲」的自媒体文章,读起来更带劲呢?

全球媒体因为数位科技而进入了春秋战国时代,传统媒体从广告主身上获取商业资金营运的方式,在自媒体号召力更大(导柜消费力更大)的情况下,传统媒体想冲出重围,得有胆识去做颠覆与创新。

所以你会看到《纽约时报》、英国《卫报》在网路上为读者尝试开创的新闻体验,虽然革命尚未成功,但是大伙儿都还在不懈怠地努力着。

没有人能告诉我甚幺是数位时代里生存的捷径,但是从很多人的经验中,我得到的是只能不断学习、不断与不同领域的人交流与合作、不断尝试。

或许当我们有像国父孙中山革命十一次才成功的坚定信念,那怕要一百次,只要我们有打不倒、不怕数位语言好难懂,以充沛的好奇心持续向前,我想,你我都可以成为在数位世界中,建立美好乌托邦的一份子,不会怕被机器人所取代。

延伸阅读焦元溥专栏:空白算是诈骗吗?林一峰专栏:生活在威士忌中的那些小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