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经济基本法,会不会变成一部没有解决基本问题的基本法?

数位经济基本法,会不会变成一部没有解决基本问题的基本法?

由立法委员许毓仁召集的数位经济基本法草案,于今日在立法院召开公听会,同时到场与会的还有立法委员蒋万安、李彦秀。许毓仁表示,这个基本法主要是参考英国的 Digital Economy Act & Bill 赋予数位经济明确依据,提供各部会相关法源,让新创公司在法律依据下健康的经营,解决政府「见一个新创打一个」的现况。

业者一片叫好

与会的除了三位立委,也有业界代表,台湾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可言表示,数位是未来经济的基础,台湾的脚步慢了。自始全程参加立法讨论过程的新公民议会技术总编辑叶佰苍表示,十年前就该有这部法律了,现在不做就太迟了。台北市数位行销协会秘书长卢谕纬表示,希望能弹性开放现有的规範,不要过多不合时宜的法规限制。

政府部门态度保留

不过在行政部门,似乎并没有业者这幺支持数位经济基本法,一部分部会有踢皮球的心态,一部分机关则认为自己过去的职权可能受到这个基本法的影响。财政部赋税署就表示,对于租税的规定,希望保留在税法的领域,建议不在基本法中处理,同时也提及,去年 12 月 28 日刚通过的营业税,有 5 条涉及跨境电商税收的修订,财政部将会持续关注。

而这次公听会上讨论的其实已经是许毓仁召集的数位经济基本法第二版草案,第一版的草案明订数位经济的主管机关为经济部,但是在第二版的草案中,主管机关却是由行政院指定,这也显示了在讨论过程中部会的折冲与利益的纠葛。

就字面上来看,数位经济的确是应该由经济部作为主管机关,但是经济部真的对数位科技的发展有足够的认知吗?也许「不了解所以不知道怎幺管」就会变成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就实际运作来说,国发会似乎更适合做为数位经济的主管机关,毕竟这是一个跨部会的发展,而过去国发会就对这样的角色很有经验,但是国发会却又只能「协调」而无法「主导」,所以在位阶上也无法作为主管机关。

一个空泛的基本法真的有意义?

目前的数位经济基本法着重推动的领域有以下十二项:

  1. 电子数位交易系统
  2. 电子数位商品码
  3. 电子数位环境软体硬体建设及资讯科技
  4. 网路数位友善
  5. 相关数位技术标準
  6. 智慧财产权之保护
  7. 隐私权之保护
  8. 交易安全之保护
  9. 数位消费权益之保护
  10. 监管沙盒
  11. 平台经济
  12. 其他事项

但例如监管沙盒,主要是提供新创商业模式与服务一个实验场域,却又跟「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草案」重叠,为了有所区别,所以在数位经济基本法里面的监管沙盒,还要特别排除金融相关业者的适用。但是,在上述 12 项发展方向当中,电子数位交易系统等又与金融业者特别相关,到底要排除还是要纳入,恐怕有所争议。

因此,这个基本法其实也有许多叠床架屋的情况存在,在立法的过程中可能需要更多的整併,但也难免会与现有的法规或主管机关的职权产生冲突。此外,数位经济基本法本身是一个母法架构,后续还要继续完成子法,这也表示就算基本法完成立法,也只有政策性的引导作用,而没有实质的运作效果。

这幺一来,与其劳师动众立一个基本法,说不定成立一个专责的机构去推动,或是直接由政委担任数位经济发展的推手,可能更有效率。数位经济很重要,也的确是未来发展的重点,但是数位经济基本法的立法目的,则不明确。

并不是法规没问题,而是基本法没有解决基本问题

台湾法规对新创产业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说可以做的就不能做」的严格监管,也就是过去都採用「正面表列」的方式,告诉你什幺事情根据这条法规可以怎幺做,但是如果你的商业模式或服务比较新,过去没有出现在法规上,那你就是不能做,做了就一定是违法的,因为你不会拥有法条上的允许资格。

所以与会的王可言呼吁,数位经济基本法应该採取负面表列的方式,将业者经营的红线在哪里订出来,只要是法律没有限制的,产业界应该都要可以进入发展。然而,不但目前的草案仍然「正面表列」要发展的方向,也完全没有帮业者解决「没说不能做的可不可以就去做」的问题。这麽一来,也让这个数位经济基本法变得更鸡肋了。

新法规本身就该有教育与领导的能耐

当然,完全可以理解各主管机关对于「没说不能做的都有人想去做做看」的恐惧,这对于政府单位来说简直是噩梦。过去业者想做什幺还要先来问问我可不可以做,如果以后都想做什幺就去做,那我可能根本都不知道他们在做什幺,又该怎幺监管?

可是,主管机关的角色,又只是在限制业者的发展而已吗?如果主管机关把自己协助业者发展的角色扮演好,其实是反过来业者想做什幺都会主动告知,并且希望得到主管机关的协助。而数位经济基本法之所以不负面表列,如果是因为行政单位的反弹与推诿,那也的确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没有利用数位经济基本法的立法过程展开沟通协调与教育,将行政机关的心态重新调整,那幺这个立法其实也只是虚有其表而已。

终究,这还是在「管理众人之事」的心态上过于陈旧保守,而忽略了现代化的政府其实已经是「协助产业发展」的角色。而这部崭新的数位经济基本法,目前并没有将这样的概念导入,这才是最可惜的地方。

换句话说,其实数位经济基本法,本身就缺少了让政府融入数位经济的思维。

相关推荐